【今晚开什么码】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_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

【LG】今晚开什么码,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,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,白小姐,马报图,金太阳,横财富,报码室,六会彩,聚宝盆,跑狗网,金光佛,大红鹰,齐中网,红孩儿,救世网,蓝月亮,管家婆,24码,六肖王,玉观音,天空彩,二中二,一点红,花仙子,欲钱料,玄机图,地藏王,财神网,期期中,王中王,二四六,正版挂牌,开奖直播,最快开奖,印刷图库,手机报码,买马网站,高手论坛,二肖二码,水果奶奶,新跑狗图,东成西就,特马资料,八卦玄机,六合管家

关于文学

当前位置:今晚开什么码 > 关于文学 > 洪荒天子,第十四章

洪荒天子,第十四章

来源:http://www.Lerimeurmoqueur.com 作者:今晚开什么码 时间:2019-09-10 22:06

熊城捷报频收,这多亏了始鸠和韩雁两族之人,只有他们训养的鸟儿才能够这么快捷地将消息传到熊城。 这段时间,凤妮几乎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投注到有熊的事务之上,兼且还要处理一些关于华联盟的事情。不过,她很乐意这样,每天都有好消息传给她,使得她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。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,她才会想到轩辕,而这时,疲惫的身体才似乎找到了一个归宿。 是的,她所拥的这一切,都是轩辕所赐,若没有轩辕,她怎么可能会有今日的成就?若没有轩辕,她也不知道有熊此刻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。 生命,像是一场游戏;生活,便像是一个无法禅释的梦。 凤妮或许是要感谢苍天,能让一个横空出世的轩辕来相助于她。而轩辕便像是一个奇迹一般,以无可比拟的速度崛起,而有熊族的繁荣和强盛也是轩辕所创造的奇迹的一部分。 凤妮不能不为之感慨,当她第一次与轩辕在有邑族相遇之时,她绝没想到,这个有些特别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助她成就今日的地位,更没有想到,轩辕竟会成为今日这样一个名动天下的风云人物。 如果当初她没去有邑,或轩辕没有与自己一起离开有邑,那他会不会发生之后的一系列际遇呢?会不会成就今日这样一番基业呢?自己的命运又将是怎样一种形式?而轩辕的命运又将是何种形式呢? 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,事实上,究竟是轩辕的命运改变了凤妮,抑或是凤妮的命运改变了轩辕呢?这是一件没有人能够说明白的事情,或许命运本身就是错综复杂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便是命运。 熊城之中,人人都很忙,包括每一位能域子民,他们在除了劳作外,还要以一种极大的热情相迎降服有熊的外族之人。 当然,他们绝对乐意这样做,看着自己的部落不断强大,这是他们心中的一种骄傲。能够为自己的部落强大出一份力,这是每一位有熊子民的光荣。 只有看着自己的种族壮大起来,他们心中的安全感才会更重一些,这是自然的。 事实上,有熊子民这些年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数月来这般激动,这般兴奋,这般欢跃,而这一切皆因为轩辕的到来! 此刻,再不会有人怀念创世大祭司和蒙络所主事的时代,那一切仿佛都已经过去,成了历史,甚至不会有人去追问创世和蒙络的死因有何可疑之处,即使是十大城主中的四人死去之因也没有人再去追究,仿佛在有熊子民的心中早已经忘记了这一切,而只记得轩辕给他们带来的惊喜,带来的欢庆。 世事便是这样,人心也是这样,当成功者的光辉正盛之时,就不会有人注意光辉之下的失败者。 而轩辕的成功简直是一个神话,创世和蒙络的过往影响,自然会淡出有熊子民的记忆。 而此刻,团结各部落正是轩辕所提倡的,而所谓的华联盟更是有声有色。轩辕的仁义更是所有人所敬服的,因此只要是轩辕所提倡的事情,都可以在熊城之中调起极高的热情。 轩辕不在熊城了,许多人都知道,但是由轩辕一手所建起来的威望却是绝对难以磨灭的。 熊城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正在奉行着轩辕的计划,并实施着轩辕所定下的策略,这也是有熊能够得以繁荣的根本。 每一个人都绝对坚信轩辕的决策,只因为轩辕的决策都已出现了成效,这些人也是有眼力的。 元贞长老和熊城之中的许多人都庆幸拥有轩辕这样一个太阳圣士,若非如此,只怕有熊还要继续呆在那个毫无作为的时代,甚至会发生倒退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轩辕诸人终于走出了太行山脉。光是走这太行山脉,便花了他们整整七天时间,想想还有那么多的路要走,这真是一件让人头大的事情。 轩辕此刻又是身负重伤,天寒地冻的,到哪里去找座骑呢?如果没有座骑的话,实在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到达崆峒山,而这些日子,有熊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故呢?惟有减少在途中所花的时间,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其它必须解决的事情。此刻的轩辕可不是昔日的轩辕,牵一发而动全身,普天之下最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! 所幸的是,轩辕身边仍有四匹健马,这不知是值得庆贺,还是应该为之感到悲哀。 当然,拥有四匹战马还算是幸运了,轩辕虽然不能够骑马,却可以在马背之上搭一付担架,而轩辕便躺在这个以小兽皮干草搭起的暖担架之中,倒也不是很受罪。两匹战马以木架接在一起,使之不会散开。 出了太行山脉,道路倒不是很陡峭,所以两匹战马并行,并不碍事,而且马背之上还可以各载一人掌缰。 由于行路不快,战马也并不是很累,只是一路上找不到多少草料喂马,而且这又是下雪天,不过幸亏这些战马依然有着野马的习性,会自己找草吃,有时也啃啃树皮,倒也不会饿着它们。 而这群人无一不是高手,更是饿不着,大不了便烤肉吃。一连数日大雪,各种野兽动物极易捕猎,只要你有足够的本领,就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食物。 满苍夷的速度最快,她自然被派出去探路,去找哪里有座骑的小部落,然后回来相报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叶皇亲自赶去神堡,对于神堡的作战,这是很重要的。神堡也是九黎的重地,这一年多来,九黎在神堡之中花了不少心血,更自本部运来了许多粮食和物品。因此,龙族只要攻下了神堡,将会获得更多的东西。 叶皇并没有志记,当日离开神堡时,轩辕命郎氏兄弟将神堡之中的粮食埋藏在一个地方,他此刻便要动用这些资源来充实这两千战士。 当然,神谷中的一切储备就足以支持他们作战几个月了,那是经过风骚二十多年的经营,之中自然是储备了很多东西,无论是粮食,还是布帛、皮货及珍宝,而这些都将属于龙族,抑或是说属于华联盟,如果再占了神堡的话,便等于占了九黎的半璧江山和一半的财宝。 不过,叶皇并不将神谷中的东西全部都屯在其中,有的,他派人送去范林,只留下必要用的物品。 叶皇其实知道,自己在九黎之地呆的时间也不会太长,若是少昊归返,调集了所有兵力对付他们,那时他们便将陷入苦战之局,而这却不是轩辕所想见到的。 轩辕只是想乘少昊北上之时,对其实力大加削弱,但是少昊一回兵,他们也要撤兵了,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少昊的对手,而且又没有熊城那样的坚城相守,这便使得叶皇不能对九黎作太多留恋。但是作为神堡和神谷这两大九黎要地,轩辕却是想要得到的,因此命叶皇一定要夺下这两地。因为这两地,即使是少昊来攻,只要多派高手,仍能够守得住。 叶皇对轩辕的安排从不怀疑,仿佛轩辕说的可能便会成为真理。因此,他亲自来主持攻取神堡的大计。不过,蛟龙对一切已经安排得很好,只等共工氏的水路战士相助,便可攻入神堡之中。 谈到水战,没有人能够与共工氏相比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这属于水神一部的战士,其水性之佳,可谓举世无双。 神堡的主堡乃是湖心,想夺神堡,就必须经过浮桥,抑或自水上渡过。因此,共工氏的战士便缺少不得。 蛟龙却是又另担重任,那便是去偷袭自九黎本部赶来支援的九黎人。 蛟龙已经极适应这种伏击战和偷袭战,这数百骑兵便是此次叶皇所带来的最为精锐的战斗力。 此次共有骑兵近七百人,两百鹿骑,一百战牛,四百战马,可谓是战斗力强盛之极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熊城终于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尚九长老自高阳氏传书而回,却是弄得灰头土脸。一向与有熊关系不错的高阳氏竟然不同意加入华联盟,甚至是对轩辕出言不逊,意思便是说: 让轩辕这样一个黄毛小子做华联盟的总指挥,那华联盟还有什么发展的前途?摆明着就是挑衅轩辕的地位。 尚九长老大为生气,但是高阳氏的实力极为强大,他根本就无法凭那几人的力量去对付高阳氏,若是小部落,他们定会将之全部剿灭。 高阳王高阳烈为人极傲,在他的眼中,仿佛是有熊应该臣服于他才对,甚至一直都在提当年施妙法师是如何护送圣女凤妮回熊城的功臣,仿佛一点也不知道施妙法师因盗走了河图洛书而死于釜山一般。 高阳氏的力量在五虎族中仅次于陶唐氏,但也不会比陶唐氏逊色多少,因此对于陶唐氏派来的人物倒还是比较客气。 高阳烈也知道陶基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,而且陶唐氏会耕织养植,在农业方面比高阳氏更兴盛,那自是因为木神的功劳,但这终是属于陶唐氏的,因此,高阳烈对陶唐氏的人比较客气。 熊城对此事确实有些头痛,如果高阳氏不合作的话,那有熊向南方扩张时,将会阻力重重,这对华联盟的稳定大计极为不利。 “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宗庙之中,凤妮显然也没有了主张,只好询问元贞长老和吴回。 “具体情况,我们并不知晓。不过,大总管曾对尚九长老说过,有些事情他可以全权决定,无论是依大总管的计划还是按尚九长老个人的行事作风。”吴回回应道。 “不错,高阳氏若不能配合,我们休想顺利南进,这是可以肯定的,但以高阳氏的实力,若与之开战的话,将会是一场长久的消耗战,对有熊和华联盟都是极为不利的,说不定还会被别人拣了便宜。因此,这场仗我们是不能打的,惟有如大总管所说,高阳氏中谁反对,我们便清理谁!”元贞长老不知是不是受了轩辕的影响,此际说话也充满了霸意。 “高阳氏本是与有熊交好的部落,在他们的族中,绝对有许多人会支持我们有熊的,只要找出这些人,并扶植他们,我想绝不会有多大的问题。正如大总管所说,我们让一个支持我们的人当高阳王不就行了?”吴回认真地道。 凤妮不禁点了点头,事情也只有这样发展了,这也是轩辕的主张。 在高阳氏之中,肯定有支持华联盟的人,只要有这样的人存在,那就好说。毕竟,高阳氏与有熊之间有近百多年的友好关系,这之间的深厚交情,定可使一些深明大义的人物偏向有熊。 轩辕当初也想到了这一点,因此他敢说出这些主张。 尚九长老对高阳氏其实挺熟悉,尽管高阳王高阳烈出言不逊,但是他并未归返,而是留在高阳氏,至少高阳氏还得将他当作上宾看待,即使是高阳烈不留他,高阳氏仍有他的朋友会留他。 作为有熊的使臣,高阳烈并不敢如何,虽然高阳氏强大,但是又岂能与此刻的华联盟相比?而且,有熊的声威正如日中天,除非高阳烈想与有熊开战,但那种结果,只可能招至败亡,这是他绝对可以肯定的。 因此高阳烈虽然狂妄,但却不敢与华联盟开战,单只华联盟中的陶唐氏和有熊族就不是他能惹得起的,何况还有那近来声名大噪的龙族,更有其近邻共工氏,这些无一不是难缠的角色。 事实上,高阳烈怎会不知道,有熊有大量的兵马屯积在黄河边?如果他们对付了尚九长老的话,只会立刻招来这些兵马的攻击,那时高阳氏便永无宁日了。因此,尽管高阳烈对轩辕有些出言不逊,但是他还得对尚九客气一些。当然,他忽视了有熊人和陶唐人对轩辕的尊敬。 有熊人对轩辕的尊敬绝不是高阳烈所想的那么简单,他的话早就在尚九的心中种下了杀机。 尚九尊敬轩辕,因为尚九心中早已将轩辕当成了真主,真正可以拯救天下的人!而轩辕给有熊所带来的一切,都足以让每一个有能人永远感激他,而且,轩辕更是有熊族的大英雄。 这个时代是最尊重英雄的,而高阳烈污辱了有熊人心目中的英雄,也便等于污辱了整个有熊族。因此,尚九已经决定依轩辕的计划行事,这便是他何以仍要留在高阳氏的原因。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杜修的战骑最先遇上对方的快鹿骑,虽然他有所防备,但仍然吃了一记败仗,结果若非是战马骑兵起到了断后的作用,只怕杜修这次要惨败一回了。 不管怎么说,杜修仍是败了一阵,损失了近两百名战士,这是他出征以来,败得最惨的一次。 当然,相对来说,他还没有彻底地败,只是受了一些挫折而已。杜修不得不退后三十里驻扎,东夷快鹿骑的战斗力的确很强,而且奇袭更是神出鬼没,所幸的是,轩辕当初针对快鹿骑训练了一群刀盾手,专门对付敌人的骑兵。 这些人也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至少没让快鹿骑占到大多的便宜,那长钩断鹿腿、利刀斩鹿蹄的作战方式,也给东夷的快鹿骑上了一课,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了来自有熊的威胁。 若是在昔日,只怕有熊战士至少要再折损一大半,岂会只像今日这般,仅折损两百余人? 事实证明,有熊战士无论是作战能力,还是战士的斗志,都比以前提高了一个档次,即使是面对凶狠的快鹿骑,也是人人奋勇搏杀,没有人有丝毫畏怯的表情。 当然,若非杜修下令撤退,这些人定然会死战到底。 有熊族的战士似乎彻头彻尾地变了个样,不仅仅是在部落征集兵员之时,人人涌跃报名,连那些妇女们也都极支持自己的儿子、丈夫去为族人效力,能够加入有熊战士的队伍之中,这是一种骄傲,是一种荣耀。 每一位有熊子民,每一位战士都怀着这样一种心情为族人出力,其斗志、其战意岂会不高昂? 战死,仿佛是一种荣耀,因此有熊的战士们人人都奋勇而上,这是在创世和蒙络当权之时所难以想象的事情。 此刻仿佛世界都变了,而这一切仍是因为轩辕,是轩辕一系列的改革,一系列的治理,使得整个有熊族彻头彻尾地变了。 事实上杜修也很激动,作为一个主帅,自己的士卒竟然如此奋勇,如此激昂,他的内心也极为感动。 自这些战士的身上,他仿佛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未来那美好的和平时代。 能够作为这样一支战士的统帅,这也是一种骄傲,他没有理由不为之鼓舞和欢欣,同时他更坚信一定可以破去重重困难,取得最后的胜利! 杜修是最后一个撤退的人,他拥有如此高的斗志,便是受了这群有熊战士的激励,而他也真正做到了身先士卒——杀敌在前、撤退在后,与每一位战士都是同一条心,而这种斗志几乎让东夷人心寒。 众有熊战士的心中却只有一个信仰,那便是轩辕! 他们的动力就是来自轩辕,仿佛轩辕便在与他们并肩作战。在他们的心目之中,轩辕是能够保佑他们的神……

帝放刚爬上谷顶,突地一阵乱箭破空而至,如蝗雨般洒过。 帝放吃了一惊,他没有料到,在谷顶竟然还会有人伏击,一时之间,竟被杀得措手不及。 帝放还算了得,避过了这一劫,却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与他同来的二十余人,一时之间损失了十数人,这些冷箭确实是防不胜防。 帝放只好向谷外撤,他根本就不知道谷顶究竟埋伏了多少敌人,但他知道,以他这几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。正当他欲退之时,蓦地听到葫芦谷外一阵急促的蹄声传来,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之时,已是喊杀声四起。 帝放扭头一看,只见一队骑兵持枪背弓,见人就杀地冲入了他们所在的包围圈,更杀入了他们的人阵之中。 这群骑兵所乘之物非鹿非牛,却是青一色的战马。 那膘壮的健马,那修长的马腿,扬起了一片嚣乱的尘土。马嘶之声四起,鹿鸣、人叫、弦响……一切的一切,都变得极为混乱。 帝放吃了一惊! 不仅仅是帝放吃了一惊,便连帝十也大大地吃了一惊,不知道这是自哪里杀出的一队如此装备的骑兵。 这些人个个都是神箭手,射出两轮箭雨之后,挂弓摘枪。 重枪长挑近刺,砸、劈、点、戳,只杀得九黎战士人仰鹿翻。 快鹿骑迅速迎上,但是在这一队铁骑的冲击之下,快鹿骑竟也溃散。在冲击力之上,战鹿较之战马,逊色不止一筹,虽然鹿角也是利刃,但马儿的长嘶之声几乎让鹿惊得不受控制。 战马的铁蹄更是腾空踢踏,见人张嘴就咬,那种场面几乎让九黎战士惊叹了,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阵仗。他们哪里见过如此凶恶的坐骑?简直比野牛还要可怕! “杀啊……”“杀……”帝十阵脚大乱之时,葫芦谷中一阵大吼,玄计又领着那百余龙族战士大杀而出。 东夷一向以快鹿骑著称,引快鹿骑为傲,因为他们的骑兵那所向无敌的攻势足以让东夷威震天下!可是他们今次却遇上了一支比快鹿骑更为可怕的骑兵。 快鹿骑在战马的冲击之下,几乎都是不受控制,哪里还存在昔日“快”的优势,简直像是一场嚣乱不堪的闹剧。 帝十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的快鹿骑在对方的骑兵冲击之下,竟是如此不堪一击。在突然之间,他想起一件事,那便是当日帝五所领的三百快鹿骑在偷袭黄叶族一役之时,几乎是全军覆灭,只剩下帝五几人被擒,后来帝五被换回,但是那一战给东夷留下了一道阴影,所谓的阴影便是这些骑兵所留下的。 只是,那次的骑兵没有今日这般多而已。 帝十也不清楚究竟来了多少敌骑,但在蹄声、尘土、喊杀声的掩映下,似乎这次来了很多敌骑,这才显得到处都是。 东夷战士本就阵脚被冲乱,而玄计又乘乱出动,内外夹击,几乎使这些人一个头两个大。在龙族战士先声夺人之下,哪里还会有斗志存在! “撤!”帝十简直想大哭一场,他居然又中了龙族的诡计,陷入了这样一个绝境。 九黎战士不得不撤,眼下败势已呈,回天无力,因为没有人能够抗拒这厉兵铁骑的冲击。尽管在兵力上,九黎还占了优势,但是在声势和气势上,他们却是相差太远。 快鹿骑反而成了断后的队伍,帝十也是边战边退,但快鹿骑根本就不可能完全阻拦得了所有战马的冲击,因此,帝十仍免不了要遭受到骑兵的冲击,这也正是九黎的苦处。 帝放诸人也被埋伏在谷顶的龙族战士杀得连滚带爬地逃下山谷…… 龙族战士合兵一处,一路追杀,快鹿骑死伤自是不用说。当然,快鹿骑上的九黎战士也极为精锐,几乎缠住了大部分的龙族骑兵,尽管战鹿没有战马的优势,但是快鹿骑的优势却是他们所经过的训练比龙族骑兵更长,在鹿背上作战的经验也更好,对于兵刃的运用也更为纯熟。因此,龙族骑兵只是在刚开始一轮冲击之下对快鹿骑影响很大,但在快鹿骑稳定下来之后,立时又组织还击,一时双方杀得难解难分,而这也为帝十的撤走制造了极好的机会。 帝十惟有折返神堡,他明白,此次龙族战士乃是有备而来,单这些可怕的骑兵便足以让他心惊。 他想去神谷,但这一路之上五六十里,若再出现一支骑兵的话,他休想安全抵达。帝十不明白,何以龙族会出现这样一支可怕的骑兵。 帝十必须返回神堡,然后再商量对策,更要尽可能地保存实力守护神堡,以防龙族连神堡也一并夺了过去,那九黎可就更痛苦了。 龙族战士依然衔尾追杀,只不过由于有快鹿骑断后,使得帝十的压力减少了许多,但他也够狼狈了,此刻身边剩下的人不到两百,加上那群快鹿骑的战士,也只有三百人左右。 这真是一种悲哀,出师未捷,便先折损了近两百战士,他实在是没脸回去见风沙。当然,他必须回去,他不能成为九黎的罪人! 眼看再有四里多路便可抵达神堡的范围,突地自横里又杀出一队骑兵。 蹄声惊碎了林中的寂静,也惊碎了帝十的心,抑或可以说是惊碎了每一个九黎战士的心。 这里竟然还伏有一支敌骑,帝十简直想对着所有人大哭一场。 “杀……杀……”喊杀声四起,箭雨兜头向九黎战士射到。 “希聿聿……”战马飞速穿越林间,根本就不给帝十返回神堡的机会。 这队龙族战士人人手操重刀和坚盾,一手刀斩,一手盾挡,简直像是一阵无坚不摧的旋风,所过之处,九黎战士犹如斩瓜切菜一般被斩倒一地。 帝十虽勇,但一人之力始终有限,而龙族战士之中也有好手缠着他,几匹战马在他身边错杂而攻。 帝十的长矛虽猛,却也难以起到多大的作用。 这一路人马正是苦心所领,苦心对帝十可谓深有了解,见到帝十那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虽然他不是帝十的对手,但这一年多来的强化训练,使他学得了不少高深武学,因此在帝十的面前也绝不怯场。而他的武功也足以抗拒帝十二十余招,加上几人联手相击,帝十一时也脱不开身。 九黎战士却是毫无斗志,本就是只求逃命,此刻再遇强敌哪能不慌?也有些人激起了拼死之志,那便是帝十的亲卫,诸如帝放之类。不过,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占得了什么便宜,因为龙族战士一击之后立刻便移位而去,战马的速度何等之快,便像车轮似的,只杀得这群人眼花缭乱。 龙族战士此刻不仅占了人数的优势,更占了斗志的优势,这一通大杀,直杀到神堡门口,对方仅余十几人被神堡内的战士乱箭接应下退回神堡的谷地之中。 帝十也满身是伤地败回神堡,而帝放则战死乱马之中。 这支骑兵杀得帝十败入神堡后,立刻调头杀回,与另一支骑兵合并冲杀快鹿骑。 快鹿骑本身就已经损失惨重,哪里还经得起这支新的生力军的狂冲乱杀?只片刻间便溃败四散而逃。 龙族骑兵也疯狂追杀,这群快鹿骑能够幸存的仅十余骑而已,而且这些人根本就无法返回神堡,因为神堡之外仍有龙族战士严加把守,他们只好慌不择路地逃奔,有些则取道九黎本部的方向而去,那是他们惟一可以逃生的方向,也是惟一可以求得救兵的方向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龙族战士会兵神堡之外,几乎让风沙心痛得昏了过去。 神堡之中的九黎属众确实是人人惊惶,他们的战士又一次惨败,便连帝十也身受重伤。三百步卒、两百快鹿骑,只有那么一二十人逃回神堡,这与全军覆灭又有什么分别?怎能不让风沙不心痛? 风沙不仅心痛,更是担心,眼下神堡之中只有两三百人,而龙族战士却有五六百人逼在谷口,大战一触即发,龙族战士的进攻只是迟早的问题。而他,又将凭什么抵挡龙族的大军呢? 龙族竟然会有这般可怕的骑兵,竟能够设下如此高妙的诱敌之计,这确实让风沙吃惊,让九黎人心惊。可是却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领着龙族战士来犯,这确实是一种悲哀。 风沙不得不暗责自己的失策,对于行军作战来说,一点点的失算便将是满盘皆输的结果,而此刻,风沙尝到了这枚苦果。 风沙不能不承认龙族之中确实是人才济济,竟然不在神堡外设伏,而是在远处设下这两支骑兵,而使得他们的战士被诱出神堡,再加以伏击,且还派出一支战骑断其归路,如此作战之法,确实是让风沙意料不到,这也成了他们最致命的原因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叶皇大喜,神堡的援军这一败,几乎是断了神谷的后援。至少,在短时间内,九黎本部的援兵还不能及时赶来,而这段时间,他却要攻破神堡,而且要将神谷中的残兵全部清理掉。 柔水领着六百余人直接杀入了奴隶营,但是奴隶营之中并没有东夷的兵卒,只有一群残弱的奴隶在那里茫然不知所措。 这些残弱的奴隶们皆无再战的能力,显然是白虎神将遗弃了他们,抑或可以说,这些人对于白虎神将而言,已经不再重要。 白虎神将没有收到风沙的传书,但是他自己却已经想到了借用奴隶这一招。因此,他强行带走了精壮的奴隶,要这些人为他去打仗。 他并不像风沙所说的那样,以利诱之,当然,这也是一种手段,作为白虎神将来说,他也只能这么做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对这群奴隶给予利诱的手段。 柔水带出了这群残弱的奴隶,依然是善待这些人,她明白这些人虽然无战斗能力,但是这些人也是一种极有利的武器,那便是蛟龙所陈述的形式:这群人虽对九黎或东夷人无用,但是对那群奴隶却极有效。 感情本就是一种武器,只不过那是一种无形的武器,它平时所取到的作用并未太过被人重视而已。而人性之中,最脆弱的便是感情。此时柔水便是要以这种武器去瓦解奴隶们,再激起他们的愤怒。 愤怒是一个人情绪之中最为暴烈的一部分,它可以将一个人的潜力激发出来,而这种力量将会是对白虎神将致命的东西。 叶皇知道,控制神谷根本就不再需要这么多人,而他此刻的重点应该放在神堡之上。只有攻下了神堡之后,他才有更多的把握击败九黎的全部实力。当然,叶皇还必须自共工氏和祝融氏调集更多的兵力,因为这一仗,他一定要胜,而且还要胜得漂亮,方才不辜负轩辕所托!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熊城捷报频收,这多亏了始鸠和韩雁两族之人,只有他们训养的鸟儿才能够这么快捷地将消息传到熊城。 这段时间,凤妮几乎将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投注到有熊的事务之上,兼且还要处理一些关于华联盟的事情。不过,她很乐意这样,每天都有好消息传给她,使得她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感。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,她才会想到轩辕,而这时,疲惫的身体才似乎找到了一个归宿。 是的,她所拥的这一切,都是轩辕所赐,若没有轩辕,她怎么可能会有今日的成就?若没有轩辕,她也不知道有熊此刻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。 生命,像是一场游戏;生活,便像是一个无法阐释的梦。 凤妮或许是要感谢苍天,能让一个横空出世的轩辕来相助于她。而轩辕便像是一个奇迹一般,以无可比拟的速度崛起,而有熊族的繁荣和强盛也是轩辕所创造的奇迹的一部分。 凤妮不能不为之感慨,当她第一次与轩辕在有邑族相遇之时,她绝没想到,这个有些特别的年轻人竟然能够助她成就今日的地位,更没有想到,轩辕竟会成为今日这样一个名动天下的风云人物。 如果当初她没去有邑,或轩辕没有与自己一起离开有邑,那他会不会发生之后的一系列际遇呢?会不会成就今日这样一番基业呢?自己的命运又将是怎样一种形式?而轩辕的命运又将是何种形式呢? 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的问题,事实上,究竟是轩辕的命运改变了凤妮,抑或是凤妮的命运改变了轩辕呢,实在是一件没有人能够说明白的事情,或许命运本身就是错综复杂的,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便是命运。 熊城之中,人人都很忙,包括每一位熊城子民,他们除了劳作外,还要以一种极大的热情相迎降服有熊的外族之人。 当然,他们绝对乐意这样做,看着自己的部落不断强大,这是他们心中的一种骄傲。能够为自己的部落强大出一份力,这是每一位有熊子民的光荣。 只有看着自己的种族壮大起来,他们心中的安全感才会更重一些,这是自然的。 事实上,有熊子民这些年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数月来这般激动、这般兴奋、这般欢跃,而这一切皆因为轩辕的到来! 此刻,再不会有人怀念创世大祭司和蒙络所主事的时代,那一切仿佛都已经过去,成了历史,甚至不会有人去追问创世和蒙络的死因有何可疑之处,即使是十大城主中的四人死去之因也没有人再去追究,仿佛在有熊子民的心中早已经忘记了这一切,而只记得轩辕给他们带来的惊喜,带来的欢庆。 世事便是这样,人心也是这样,当成功者的光辉正盛之时,就不会有人注意光辉之下的失败者。 而轩辕的成功简直是一个神话,创世和蒙络的过往影响,自然会淡出有熊子民的记忆。而此刻,团结各部落正是轩辕所提倡的,而所谓的华联盟更是有声有色。轩辕的仁义是所有人所敬服的,因此只要是轩辕所提倡的事情,都可以在熊城之中激起极高的热情。 轩辕不在熊城了,许多人都知道,但是由轩辕一手所建起来的威望却是绝对难以磨灭的。熊城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正在奉行着轩辕的计划,并实施着轩辕所定下的策略,这也是有熊能够得以繁荣的根本。 每一个人都绝对坚信轩辕的决策,只因为轩辕的决策都已出现了成效,这些人也是有眼力的。 元贞长老和熊城之中的许多人都庆幸拥有轩辕这样一个太阳圣士,若非如此,只怕有熊还要继续呆在那个毫无作为的时代,甚至会发生倒退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轩辕诸人终于走出了太行山脉。光是走这太行山脉,便花了他们整整七天时间,想想还有那么多的路要走,这真是一件让人头大的事情。 轩辕此刻又是身负重伤,天寒地冻的,到哪里去找坐骑呢?如果没有坐骑的话,实在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到达崆峒山,而这些日子,有熊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变故呢?惟有减少在途中所花的时间,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解决其他必须解决的事情。此刻的轩辕可不是昔日的轩辕,牵一发而动全身,普天之下最为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! 所幸的是,轩辕身边仍有四匹健马,这不知是值得庆贺,还是应该为之感到悲哀。 当然,拥有四匹战马还算是幸运了,轩辕虽然不能够骑马,却可以在马背之上搭一付担架,而轩辕便躺在这个以小兽皮干草搭起的暖担架之中,倒也不是很受罪。两匹战马以木架接在一起,使之不会散开。 出了太行山脉,道路倒不是很陡峭,所以两匹战马并行,并不碍事,而且马背之上还可以各载一人掌缰。 由于行路不快,战马也并不是很累,只是一路上找不到多少草料喂马,而且这又是下雪天,不过幸亏这些战马依然有着野马的习性,会自己找草吃,有时也啃啃树皮,倒也不会饿着它们。 而这群人无一不是高手,更是饿不着,大不了便烤肉吃。一连数日大雪,各种野兽极易捕猎,只要你有足够的本领,就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食物。 满苍夷的速度最快,她自然被派出去探路,去找有坐骑的小部落,然后回来相报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叶皇亲自赶去神堡,对于神堡的作战,这是很重要的。神堡也是九黎的重地,这一年多来,九黎在神堡之中花了不少心血,更自本部运来了许多粮食和物品。因此,龙族只要攻下了神堡,将会获得更多的东西。 叶皇并没有忘记,当日离开神堡时,轩辕命郎氏兄弟将神堡之中的粮食埋藏在一个地方,他此刻便要动用这些资源来充实这两千战士。 当然,神谷中的一切储备就足以支持他们作战几个月了,那是经过风骚二十多年的经营,之中自然是储备了很多东西,无论是粮食,还是布帛、皮货及珍宝,而这些都将属于龙族,抑或是说属于华联盟,如果再占了神堡的话,便等于占了九黎的半璧江山和一半的财宝。 不过,叶皇并不将神谷中的东西全部都屯在其中,有的,他派人送去范林,只留下必要用的物品。 叶皇其实知道,自己在九黎之地呆的时间也不会太长,若是少昊归返,调集了所有兵力对付他们,那时他们便将陷入苦战之局,而这却不是轩辕所想见到的。 轩辕只是想乘少昊北上之时,对其实力大加削弱,但是少昊一回兵,他们也要撤兵了,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少昊的对手,而且又没有熊城那样的坚城相守,这便使得叶皇不能对九黎作太多留恋。但是作为神堡和神谷这两大九黎要地,轩辕却是想要得到的,因此命叶皇一定要夺下这两地。因为这两地,即使是少昊来攻,只要多派高手,仍能够守得住。 叶皇对轩辕的安排从不怀疑,仿佛轩辕说的可能便会成为真理。因此,他亲自来主持攻取神堡的大计。不过,蛟龙对一切已经安排得很好,只等共工氏的水路战士相助,便可攻入神堡之中。 谈到水战,没有人能够与共工氏相比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这属于水神一部的战士,其水性之佳,可谓举世无双。 神堡的主堡乃是湖心,想夺神堡,就必须经过浮桥,抑或自水上渡过。因此,共工氏的战士便缺少不得。 蛟龙却是又另担重任,那便是去偷袭自九黎本部赶来支援的九黎人。 蛟龙已经极适应这种伏击战和偷袭战,这数百骑兵便是此次叶皇所带来的最为精锐的战斗力。 此次共有骑兵近七百人——两百鹿骑、一百战牛、四百战马,战斗力可谓是强盛之极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熊城终于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,尚九长老自高阳氏传书而回,却是弄得灰头土脸。一向与有熊关系不错的高阳氏竟然不同意加入华联盟,甚至是对轩辕出言不逊,意思便是说:让轩辕这样一个黄毛小子做华联盟的总指挥,那华联盟还有什么发展的前途?摆明着,这就是对轩辕地位的挑衅。 尚九长老大为生气,但是高阳氏的实力极为强大,他根本就无法凭那几人的力量去对付高阳氏,若是小部落,他们定会将之全部剿灭。 高阳王高阳烈为人极傲,在他的眼中,仿佛是有熊应该臣服于他才对,甚至一直都在提当年施妙法师是如何护送圣女凤妮回熊城的功臣,仿佛一点也不知道施妙法师因盗走了河图洛书而死于釜山一般。 高阳氏的力量在五虎族中仅次于陶唐氏,但也不会比陶唐氏逊色多少,因此对于陶唐氏派来的人倒还是比较客气。高阳烈也知道陶基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,而且陶唐氏会耕织养植,在农业方面比高阳氏更兴盛,那自是因为木神的功劳,但这终是属于陶唐氏的,因此,高阳烈对陶唐氏的人比较客气。 熊城对此事确实有些头痛,如果高阳氏不合作的话,那有熊向南方扩张时,将会阻力重重,这对华联盟的稳定大计极为不利。 “我们该怎么办呢?”宗庙之中,凤妮显然也没有了主张,只好询问元贞长老和吴回。 “具体情况,我们并不知晓。不过,大总管曾对尚九长老说过,有些事情他可以全权决定,无论是依大总管的计划还是按尚九长老个人的行事作风。”吴回回应道。 “不错,高阳氏若不能配合,我们休想顺利南进,这是可以肯定的,但以高阳氏的实力,若与之开战的话,将会是一场长久的消耗战,对有熊和华联盟都是极为不利的,说不定还会被别人拣了便宜。因此,这场仗我们是不能打的,惟有如大总管所说,高阳氏中谁反对,我们便清理谁!”元贞长老不知是不是受了轩辕的影响,此际说话也充满了霸意。 “高阳氏本是与有熊交好的部落,在他们的族中,绝对有许多人会支持我们有熊的,只要找出这些人,并扶植他们,我想绝不会有多大的问题。正如大总管所说,我们让一个支持我们的人当高阳王不就行了?”吴回认真地道。 凤妮不禁点了点头,事情也只有这样发展了,这也是轩辕的主张。 在高阳氏之中,肯定有支持华联盟的人,只要有这样的人存在,那就好说。毕竟,高阳氏与有熊之间有近百多年的友好关系,这之间的深厚交情,定可使一些深明大义的人物偏向有熊。 轩辕当初也想到了这一点,因此他敢说出这些主张。 尚九长老对高阳氏其实挺熟悉,尽管高阳王高阳烈出言不逊,但是他并未归返,而是留在高阳氏,至少高阳氏还得将他当作上宾看待,即使是高阳烈不留他,高阳氏仍有他的朋友会留他。 作为有熊的使臣,高阳烈并不敢如何,虽然高阳氏强大,但是又岂能与此刻的华联盟相比?而且,有熊的声威正如日中天,除非高阳烈想与有熊开战,但那种结果,只可能招至败亡,这是他绝对可以肯定的。 因此高阳烈虽然狂妄,但却不敢与华联盟开战,单只华联盟中的陶唐氏和有熊族就不是他能惹得起的,何况还有那近来声名大噪的龙族,更有其近邻共工氏,这些无一不是难缠的角色。 事实上,高阳烈怎会不知道,有熊有大量的兵马屯积在黄河边?如果他们对付了尚九长老的话,只会立刻招来这些兵马的攻击,那时高阳氏便永无宁日了。因此,尽管高阳烈对轩辕有些出言不逊,但是他还得对尚九客气一些。当然,他忽视了有熊人和陶唐人对轩辕的尊敬。 有熊人对轩辕的尊敬绝不是高阳烈所想的那么简单,他的话早就在尚九的心中种下了杀机。 尚九尊敬轩辕,因为尚九心中早已将轩辕当成了真主,当成了一个真正可以拯救天下的人!而轩辕给有熊所带来的一切,都足以让每一个有熊人永远感激他,而且,轩辕更是有熊族的大英雄。 这个时代是最尊重英雄的,而高阳烈污辱了有熊人心目中的英雄,也便等于污辱了整个有熊族。因此,尚九已经决定依轩辕的计划行事,这便是他何以仍要留在高阳氏的原因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杜修的战骑最先遇上对方的快鹿骑,虽然他有所防备,但仍然吃了一记败仗,结果若非是战马骑兵起到了断后的作用,只怕杜修这次要惨败一回了。 不管怎么说,杜修仍是败了一阵,损失了近两百名战士,这是他出征以来,败得最惨的一次。 当然,相对来说,他还没有彻底地败,只是受了一些挫折而已。 杜修不得不退后三十里驻扎,东夷快鹿骑的战斗力的确很强,而且奇袭更是神出鬼没,所幸的是,轩辕当初针对快鹿骑训练了一群刀盾手,专门对付敌人的骑兵。 这些人也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,至少没让快鹿骑占到太多的便宜,那长钩断鹿腿、利刀斩鹿蹄的作战方式,也给东夷的快鹿骑上了一课,让他们深深感受到了来自有熊的威胁。 若是在昔日,只怕有熊战士至少要再折损一大半,岂会只像今日这般,仅折损两百余人。事实证明,有熊战士无论是作战能力,还是战士的斗志,都比以前提高了一个档次,即使是面对凶狠的快鹿骑,也是人人奋勇搏杀,没有人有丝毫畏怯的表情。 当然,若非杜修下令撤退,这些人定然会死战到底。 有熊族的战士似乎彻头彻尾地变了个样,不仅仅是在部落征集兵员之时,人人踊跃报名,连那些妇女们也都极支持自己的儿子、丈夫去为族人效力,因为能够加入有熊战士的队伍之中,这是一种骄傲,是一种荣耀。 每一位有熊子民、每一位战士都怀着这样一种心情为族人出力,其斗志、其战意岂会不高昂! 战死,仿佛是一种荣耀,因此有熊的战士们人人都奋勇而上,这是在创世和蒙络当权之时所难以想像的事情。 此刻仿佛世界都变了,而这一切仍是因为轩辕,是轩辕一系列的改革、一系列的治理,使得整个有熊族彻头彻尾地变了。 事实上杜修也很激动,作为一个主帅,自己的士卒竟然如此奋勇,如此激昂,他的内心也极为感动。自这些战士的身上,他仿佛看到了希望,看到了未来那美好的和平时代。 能够作为这样一支战士的统帅,这也是一种骄傲,他没有理由不为之鼓舞和欢欣,同时他更坚信一定可以破去重重困难,取得最后的胜利! 杜修是最后一个撤退的人,他拥有如此高的斗志,便是受了这群有熊战士的激励,而他也真正做到了身先士卒——杀敌在前、撤退在后,与每一位战士都是同一条心,而这种斗志几乎让东夷人心寒。 众有熊战士的心中却只有一个信仰,那便是轩辕! 他们的动力就是来自轩辕,仿佛轩辕便在与他们并肩作战。在他们的心目之中,轩辕是能够保佑他们的神…… 东夷作出了反应,但是其兵力有限,一是因为少昊确实抽调出去了许多人,二是因为有熊兵分数路,他们也得分出数路战士分头作战,这对东夷来说,确实有些困难。他们地广人稀,很难有效地防守哪一路,而且让他们头大的是,在这种要命的时候,龙族战士也出来插上一脚,不时地出击、骚扰他们。 对于龙族战士这一群比快鹿骑更来去无踪的人来说,偷袭更是常事,使得东夷疲于应付。而在这个时候,又传来九黎形势危急的消息,简直让东夷人屋漏又遭连夜雨。 △△△△△△△△△ 昆夷诸部的使者终于赶到了熊城,这一路来确实是有些辛苦,不过却受到了有熊的礼遇。 熊城对待这几位使臣极为客气,这也是他们盼了很久的事情。 凤妮得到这个消息时很是欢喜,亲自设宴款待这几位使臣。当她听了这几人的来意之后,二话没说,便答应一定给予接应,而且会做到最好,并保证昆夷诸部子民和战士的绝对安全!之后凤妮便让吴回大祭司亲自陪这几位使者去有熊各处看看,以让他们了解那些降服者的生活起居,了解有熊子民自己的生活。而凤妮则与元贞长老诸人议定策略。 昆夷诸部的使者大有受宠若惊之感,而当他们看到有熊子民的生活和那些降服者的生活方式之后,竟大为感慨。 鬼方的许多降服者与这几名使者相识,而这些降服者与有熊子民一样,过着安定而富足的生活,与他们在鬼方忍饥挨饿的日子简直有着天壤之别。这些人与使者们聊起在有熊生活的日子,人人都露出满足而幸福的笑容,简直让这几位使者都羡慕死了,更有些不想再返回昆夷了。 有的鬼方降卒竟与有熊的女子通婚,共同生活,这可是他们亲眼所见的,若非如此,他们绝想不到这会是真的。 看了这些,这几位昆夷、严允和林胡几部的使者恨不得插翅返回昆城,将昆夷诸部的子民全部迁来有熊。 昆夷诸部的使者晚上回来,凤妮已经想好了方案。可以看得出,凤妮极为关注这件事情,因此才会如此快地为他们想好了方案。 这让昆夷诸部的使者很是感动,只凭凤妮对他们的重视,他们也不能有负有熊,此刻的他们甚至对当初与有熊为敌的历史都有些惭愧了。 “我们可以调集两千精锐战士在桦皮岭接应,另派一千骑兵于闪电河畔牵制太昊,你们的人便自己杀出昆城与我们的战士在大马山下会合。这一路上,我还会派龙族战士和陶唐战士与你们相呼应,只要你们稍加防备,就应该不会有问题。不知几位认为这样接应可行否?”凤妮将一分草拟的地图向桌面上一摊,问道。 那几位使者仔细地看了看这份草拟的线路图,上面用砂铄标出了哪几路人马的位置,一切都是一目了然。 “到时候,就由我们的副总管伯夷父亲自指挥调度,如果几位还有何疑问,可以直接说出来,大家再商讨一下,无论怎样,保证你们族人的安全是最重要的!”凤妮坦然自若地道,这种语调配上那高贵清雅绝俗的容颜,自有一种让人心头舒坦的感觉。 那几名使者大喜,要知道,有熊族竟然愿意为他们调集三千多精锐战士,这对他们是多么的重视。有这三千精锐战士,即使将太昊杀败也完全有可能,何况只是为他们接应。这实在是太好了。如此一来,他们哪里还会有什么顾忌?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有两千多战士,这些战士用来保护自己的数千族人,还勉强可用,只要有熊牵制住太昊的人马就行了。 那几名使者对凤妮是千恩万谢,哪里还会有什么异议。

本文由今晚开什么码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洪荒天子,第十四章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崆峒求道,第十七章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