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晚开什么码】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_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

【LG】今晚开什么码,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,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,白小姐,马报图,金太阳,横财富,报码室,六会彩,聚宝盆,跑狗网,金光佛,大红鹰,齐中网,红孩儿,救世网,蓝月亮,管家婆,24码,六肖王,玉观音,天空彩,二中二,一点红,花仙子,欲钱料,玄机图,地藏王,财神网,期期中,王中王,二四六,正版挂牌,开奖直播,最快开奖,印刷图库,手机报码,买马网站,高手论坛,二肖二码,水果奶奶,新跑狗图,东成西就,特马资料,八卦玄机,六合管家

关于文学

当前位置:今晚开什么码 > 关于文学 > 爱是长生殿,第十五章

爱是长生殿,第十五章

来源:http://www.Lerimeurmoqueur.com 作者:今晚开什么码 时间:2019-10-12 02:22

29 没有下楼,曼曼走到那扇小门前,按密码。门里一如既往地安静,雪白的地毯,纤尘不染,与外边相比,好像是两个世界。 靠着墙,低头沉思。自从踏进这个公司,认识周之后,生活便过得如同云里雾里,现在静下心来,回想数月来的点点滴滴,只觉得谜团四起,身边原本和善可亲的每张脸,现在都变得模糊不清。究竟是谁?要置她于这样难堪的境地?这件事情,周知道吗?如果知道,他会怎样反应? 一团乱麻,突然很想拨个电话给娘娘,但心里忐忑,学法律的时候,讲究的是逻辑推理,思路清晰,第一堂课,老师就教导,永远都不要在心情不稳的时候做任何决定,但是从小到大,都是心随意动,后来转行学设计,身边尽是些艺术细胞活跃的同道中人,活得快意,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对那句话,体会实在不深,但是此时此刻,能够帮到她的,居然全是从前自己所抛弃的东西,手指已经按在电话键上,这时却收了回来,连带觉得自己呆在这个地方,也是不妥,转身便欲推门离开,突然铃声响起,垂头一看,号码陌生,微一思索,还是接了起来,“喂?” “请问,是顾曼曼小姐吗?” “是我——” “你好,我叫琳达,请问曼曼小姐现在听电话方便吗?” 那声音甜美,温柔有礼,听在耳里,真是一种享受,但是现在的曼曼,只觉得这个电话来得诡异,“琳达?我不认识你。” “不好意思,还没有作自我介绍,我是香港盛乾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秘书,姓顾,曼曼小姐叫我琳达就可以。” “盛乾——”真是说曹操,曹操到,刚才在劳伦斯那里听到这家公司的大名,现在人家就找上门来了。 “有什么事吗?” “我们总经理楚先生想和您约个时间,面谈一次,不知曼曼小姐什么时候比较方便?” 谈什么?鸿门宴?真是奇怪,这样去见他们,岂不是摆明了昭告天下,还不如拿个喇叭站到大厅去叫,是我是我,我就是那个内奸。曼曼在这边翻白眼,但是心里也明白,如果她想知道真正的答案,说不定这才是唯一机会。一时踌躇,不知如何作答。 那边甜美的声音继续,“楚先生知道,现在曼曼小姐可能不方便单独和我们盛乾的人会面,这样吧,是否可以联络周先生,同时约见你们两位呢?” “周?”任是曼曼在怎么聪明过人,到了这个时候也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。这算什么跟什么?盛乾不是剽窃了公司的草案吗?要见她已经不可思议,还要见周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 “你们为什么不直接联系周?”虽然一头雾水,但是曼曼仍旧反问过去。 “不好意思,周先生的联系方式,实在不是我们可以查得到的,只能通过曼曼小姐转达,麻烦您了。” 啊——听她的意思,他们真正要见的人,还不是她来,只是因为找不到周,才不得已绕了个圈子,“我考虑一下,再联系你。”匆忙结束通话,曼曼觉得自己的脑袋比刚才更加涨大数倍,本能地,只想找到周问个清楚明白。 返身走入那个熟悉的电梯,直奔顶层。所有的一切都和昨天毫无二致,但是曼曼心情混乱,再没有前两次那样耐心欣赏的好兴致。跑到门边,那门只是虚掩着,一推便开,门里阳光明媚,周就坐在沙发上,看到她来,嘴角勾起,微微笑了,丝毫没有惊讶之色。 扶着门,微有些气喘,但是娘娘的笑容好漂亮,愣愣地看着,也不想动弹,奇迹般地,曼曼刚才还一片混乱的心,就在这一瞬间,安定下来了。 30 “曼曼,你在跑什么?” “周,30579的事情,你知道了吗?”不想绕圈子,曼曼很直接。 他还是微微笑,伸手拍拍身边的沙发,“过来坐。” 很听话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。周的身上,总是有清爽好闻的味道,刚刚和劳伦斯那样咄咄逼人的家伙打过交道,现在看到周,本能地,有点想偎过去,但是曼曼的脑袋,仍然残存一丝理智,有些事情,还是先问个水落石出的好,“周,你知不知道?”她追问。 “我知道了,盛乾的方案,跟你们设计部准备的一样,是不是?” “是,现在说我们设计部有人泄密,刚才我被叫去了劳伦斯办公室。” “嗯。”他只是点头,并不接话,等着她说下去。 原本是不应该完完全全地先把自己遇到的情况说个遍,原本有许多疑问要问他,可是周的脸,近在眼前,细长的凤眼,微微眯着,专注地看着她,漂亮的瞳孔里,好像看得到自己的倒影,不知不觉,曼曼竟然把自己所遇到的所有事情,包括那个莫名其妙的文档,包括刚才的那个电话,包括她心中的疑惑,一股脑地说了出来。说到最后,她比划着分析,“那个盛乾,明明就是想见你,见不到你,才会找到我转达,可是又有多少人,会知道我能找到你呢?是谁告诉他们的?我的电脑,一定是很亲近的人才能动手脚,虽然到现在,我都猜不出是谁,可是设计部的那些人,应该没有人知道我和你的事情。所以我觉得,方案外流,肯定不只是设计部出的问题。还有,如果盛乾的确恶意剽窃我们的方案,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打电话见我们呢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你说对不对?” 周坐在曼曼身边,微微侧着,表情没什么变化,但心里,有些惊讶于她的反应。其实这件事情,他已经大概有底,只是还不能完全确定,所以按兵不动,委屈了小兔子,本以为她会哭哭啼啼地来找他诉苦,做好准备等着安慰她,但是没想到她跑上来,对着他侃侃而谈,把整件事分析得头头是道,他静静听着,表面上不予置评,但是心里实则喜之,这个曼曼,总能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,原来她并不是单纯得不谙世事,原来只有在他面前,她才会变成一只娇娇可爱的小白兔,这一发现,让他愉悦不已,微有些走神,招来她不满地抗议,“周!你有没有在听?” 回过神来,只看到她粉色的嘴唇,小小的,微圆,不说话的时候,也好像微微嘟起,仿佛在撒娇,现在就在他面前,一张一合,说得兴起,心里欢喜,突然伸出手,捧住曼曼的脸,“我在听,你刚才说,我和你的事情,我和你,是什么事情,没有人知道?” 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小脸,突然呆住,她乌黑晶亮的眼睛,瞪得那样大,好像两潭清澈见底的泉水,瞬间,雪白的小脸在他手心涨得鲜红欲滴,连脖子都浮现了淡淡的粉红色,这才是他所熟悉的表情,只是他一人独享,只能他一人独享,低头亲吻下去,不再是昨晚那样的轻轻一触,这一刻唇齿相交,只觉得甜蜜欢喜,竟然舍不得停止,不想放开。 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得胸前有微弱的推拒,曼曼的小小声,模糊传来,“周,周。” “嗯?”稍稍放开她,仍有些不舍。 只听到她的喘息声,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,“我,我,透不过气啦。” 他微微一愣,然后作了让曼曼目瞪口呆的反应,从来都云淡风轻的娘娘,居然在她面前,仰起头,放声大笑起来。 “曼曼,曼曼。”捏着她的脸颊,周笑得无比畅怀,“你真是我的宝,好啦,等下我们一起去会会盛乾的楚先生,应该就会揭晓谜底了。” “就是那个楚总经理?你认识他吗?”赶快挣脱他的魔爪,躲得远远的,曼曼这才开始追问。 “盛乾的楚先生,我可不认识,不过他背后有个人,我们倒是有过一面之缘。” “一面之缘?是谁啊?”想来想去,跟周在一起的时候,来去只见过几个人而已,曼曼好奇。 “想知道吗?”他对她招手,“过来我告诉你。” 娘娘,不要玩啦,双颊仍旧热辣飞红,曼曼心里哀叫,被你亲去,虽然感觉很幸福,但是,她鼓足勇气跑上来,并不是为了这个呀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拜托你认真一点啦。 周牵了她的手,直接下到地下车库,取车出门。车库里安静无声,他打开车门,示意曼曼坐进去,上次的回忆犹在,曼曼小心地看了一眼后面停着的车,张口欲言。 他露出了然的笑,伸手把钥匙交到她的手中,“我们去老赵那里,知道怎么开吧?” 大概也只有这个男人,能够让她每次心甘情愿地做司机,还觉得皇恩浩荡吧。叹着气接过钥匙,曼曼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 再次来到老赵的店,只觉得亲切。下车直冲进去,还没进门,小姐就笑嘻嘻地迎出来,“曼曼小姐,今天老板在噢。” 果然,老赵乐呵呵笑声,已经从里面传了出来,“是不是曼曼来了?快进来。” “老赵伯伯。”被喂得刁了,一听到这个笑声,曼曼就条件反射地口齿生津。 周施施然跟在她身后,跨进门去,“老赵,怎么每次看到这个小丫头,你就开心成这样?” “周?”老赵有些吃惊,“你还在上海?很少看到你呆这么长时间啊。” “回去过啦,前几天刚飞回来。怎么啦?我呆在这儿,你挺烦是不是?” “怎么敢?呵呵,”老赵只是笑,好像又想说些什么,看了曼曼一眼,终究闭上嘴,引着他们上楼。 两人坐下,老赵转身进厨房忙活去了,周伸手取茶壶,替曼曼倒茶。 “周,你约了他们在这里见面?”曼曼抓着茶杯问。 “嗯,等下盛乾的人来了,你是要在旁边一起,还是让老赵给你找个清静地方吃私房菜?” “你们聊啦,跟我没关系的事情,不想听,我要吃私房菜。”曼曼立刻作出选择。 微微笑,他的手又伸过来,摸她的头,“要不去厨房,看看老赵今天要献什么宝?” 好啊,返身往外走。开什么玩笑,商场如战场,有些事情,不知道比知道好,不得以卷入了,也是知道得越少越好,人生最开心的,莫过于美食当前,何必自讨苦吃去听别人唇枪舌剑的? 刚走出门口,就看到两个男人从楼下走上来,走在前面的一个,年纪略长,脸有忧色,后面的那一个,年轻俊秀,非常面熟,不由顿住脚步,思索在哪里见过他,那人却已经出声招呼,“曼曼小姐,我们又见面啦。” “你是——?” 他笑着回答,“这里可没有凉亭可以喝茶看江景,曼曼小姐怎么也来啦?” 啊!曼曼立刻恍然大悟,“那个楚先生,原来是你呀!” “我可不是今天的主角,这是我大堂哥,他才是盛乾的楚总经理,我今天只是个陪客而已,周呢,来了吗?” “他在里面等你们。”冲着两位楚少爷点点头,曼曼往里一指。 “你去哪里?” “去厨房,看看今天有什么私房菜。”一想到老赵的美味佳肴,曼曼的嘴角又忍不住往上翘。 “那么好?”楚承的眼里也闪出笑意,“我也想尝尝,等下来找你?” “呃——”这个人怎么自来熟啊,不好拒绝,曼曼只能点头。 “小承,让周公子等太久不好吧?”一旁的楚大公子出声了。 “我们走吧。”他们终于举步,擦身而过的时候,楚承对她眨眼睛,无声做口型,“别吃光啊。” 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,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贵公子啊,放到从前,曼曼一定会在心里小小地流一下口水,可惜被娘娘的妖孽媚人刺激太久,现在的曼曼,完全无动于衷,转身就直奔厨房而去了。 老赵正指挥着几个身穿白色厨师服的小伙子上油锅,见到她走进来,大声笑了,“曼曼是不是饿了?怎么不陪着周,偷偷跑来找东西吃?” 不好意思地嘿嘿笑,曼曼点头,“周有客人,我是来享受老赵伯伯的美食的,才不想听他们一群大男人啰嗦个不停,所以溜出来啦。” “有客人啊——”老赵沉吟地看着曼曼,突然眼神赞许,“曼曼真是聪明,走,到小厨房去,老赵包饺子给你吃。”说着转身,把曼曼带进了另一间厨房。 老赵的厨房,果然不同凡响,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油腻混乱。敞亮通透,所有东西井然有序,还有一张小小的红木桌,上面搁着精致的青花玉瓷餐具,曼曼在桌边坐下,双手搁在胸前的桌面上,睁大眼睛看着老赵忙碌。 “做饺子噢,我也会做啊,要不要帮忙?” “呵呵,”老赵笑了,“这可不是北方的饺子,淮扬这一带,早上就兴吃着一口,晚上再去泡个澡堂子,那可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噢。” “噢噢,我听说过,早上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是不是?” 老赵惊喜地转过身,“你还真知道呀。” 大力点头,曼曼的眼睛已经开始闪出星光,老赵包的饺子,不用说,一定是空前绝后的好吃,刚才还不觉得,现在只感觉自己肚子好饿,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 老赵剁馅,猪前后腿精肉,剔肥去筋,用刀背斫成肉酱,加入青葱粒、生姜汁,和入麻油、白抽酱油、竹笋,搅拌成肉糊,然后摊开包皮,那皮薄如纸,馅剁得柔细无渍,一手一个,包得飞快,在沸水中煮熟,再放进泡了炒米的皮骨汤碗中,浇上麻油,撒上胡椒粉、青葱花。所有动作,一气呵成,好像行云流水,完全是举重若轻的大师风范,一边的曼曼,看得目瞪口呆,只差没有拍手叫好。 “吃吧。”漂亮的汤碗被放到面前,曼曼这才回神,用崇拜的眼神努力看老赵,看得他呵呵大笑,“快吃吧,小家伙,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啊。”

32 老赵在她面前坐下,看着曼曼吃得兴高采烈。突然眼色担忧,开口问她,“曼曼,你跟周——” “嗯?”闻声抬头,嘴里还鼓鼓地塞着半个饺子,曼曼含糊地回答,“我和周?怎么了?” 这个姑娘,天真纯净,真是很得他的欢心啊。自己的家人都远在国外,看到曼曼,就想起最心疼的小孙女,眼看着她跟周,一步步走得越来越近,老赵这会心里,可是真的为她担忧。周的背后,就算称不上是龙潭虎穴,那也有得一拼了,况且那小子从小就心思细密,叫人难以捉摸,现在把曼曼整日地带在身边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小心措辞,“周家里是什么情况,曼曼听说过吗?” “噢,周有提过啊。”曼曼点头,“我去过他在西郊的别墅,那里据说是他妈妈的老家。对啦,任老师还跟我说过,周的妈妈,是以前出名的美人,很早就嫁进周家,我还看到过照片噢,真得很漂亮。” “你去过那栋别墅?”老赵微有些诧异,思绪瞬间飘远,“小仪的确是很漂亮啊,只可惜——” “小仪?”只觉得这个名字耳熟,但是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,“周的妈妈叫小仪吗?” “是啊,我和她的父母是老朋友,当年看着她长大的,周小的时候,她也有时带着他来吃饭,真可惜,那么漂亮的姑娘,没得那么早。” “啊?”曼曼顾不上嘴里的饺子,直接低叫出声,“周的妈妈,已经——没了?” “是啊,”陷入回忆里,老赵自顾自地说下去,“那样的人家,有什么好,金枝玉叶的嫁过去,也要褪一层皮,更别说是小仪这样的拧脾气,一定是吃尽了苦头。” 这边的曼曼,震惊过度,只是在心里反复念,原来那个照片上的美人,已经没了,已经没了。那么年轻,忧郁的脸,没有笑的,郁郁的,眼梢微微的上挑,跟周有几分神似,都留在那些泛黄的照片上,只留在泛黄的照片上。把照片摆在身边,那样的周,心里一定还是念着自己的妈妈的吧。明知道那是别人的家事,可这一刻心里酸痛莫名,突然很想跑到周的身边去,看看他的微笑,就算牺牲色相,逗他一笑,也是好的。 “那么周的爸爸,你也见过了?”老赵的问题,把曼曼拉得回神。 “周的爸爸?他不是在北京吗?我没见过啦,周很少提起他的爸爸,我想应该是个很忙很忙得大商人吧。” “商人?”老赵错愕地瞪着她,“这是周跟你说的?” “我猜的。”饺子吃得差不多了,曼曼站起身来,“老赵伯伯,你教我下面条,煮饺子好不好?我也想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来。”每次吃到老赵的美食,都感觉好幸福,那些繁复的菜色,估计有点难度,不过面条饺子,应该不难学吧?下次煮给周吃,他一定会开心。 曼曼——心里叹息,老赵眼神里,不知不觉添了一丝怜悯。 昨天写到小楚,心潮澎湃啊,所以晚上,终于提笔写了楚楚的番外。今天继续更这里,厚厚,那个番外,很多亲亲要求写留白和肖的小孩,这两天努力一下 33 突然有人叩门,“老板,有位楚先生找曼曼小姐。” “找你找到我这儿来了?”老赵看着曼曼。 一定是刚才那个自来熟的小楚公子,曼曼好无奈,“不好意思啦,老赵伯伯,大概是周的客人,刚才在楼梯上遇见我,是我告诉他偷偷到你这里来吃私房菜的。” “是曼曼的朋友吗?”老赵回复乐呵呵的表情。 “呃——”算上刚才,也就见了两回,算不算朋友啊?曼曼踌躇,可是老赵已经应声叫开门,门外果然站着笑眯眯的小楚公子,“好香啊。” “曼曼在吃饺子呢,”老赵站起身来,“我到外面去招呼一下,炉子上还有,不用客气了。” 小小的厨房里,只剩下楚承和曼曼,看着楚承真的自己动手上前盛饺子,曼曼瞪大眼睛,有点小小不满,搞什么呀,连周都没吃到呢。 “你在瞪我吗?”端着碗坐下,小楚笑嘻嘻。 “没有啦,”收回眼神,“你们和周谈完了?这么快。” “怎么会?我大堂哥这回受得打击可大了,一时半会,和周是说不完了,我还惦记着你说的私房菜呢,溜出来的。”他边说边下勺子,然后幸福地眯眼睛,“果然好吃啊,曼曼小姐真会享受。” 明知不该多问,但是心里实在好奇,曼曼的手指又放到嘴边,“你们——” “想知道我们聊了些什么吗?”这个小姑娘,想些什么脸上写得明明白白,真有意思。 “——”当然想知道,可是又觉得追问面前这个半熟不熟的家伙很是不妥,曼曼一时出不了声。 “想知道我堂哥公司的方案,怎么会跟你们设计部准备的一模一样吧?” 点头,换来他低低笑,“真老实。” 瞪起眼睛,不说算了。 “好啦,告诉你,”他放下勺子,“这件事情,说来真有点复杂,前段时间,我大伯和四叔认识了一个朋友,本来也不太熟络,后来听说我们对30597感兴趣,突然跟我们走得勤了起来,还一力推荐我们去参加招标,我大伯倒是有推辞,说庙小请不了大佛,可是他说只要去参加,就一定没问题,连内定设计方案都可以给我们,只要走个过场就行,到时候大家都得利。” “听上去真得很复杂,可是30597不是市政项目吗?怎么有人这么通神,连招标都可以打保票。”曼曼皱眉头。 楚承笑了,“那个朋友,本就是政府里的人物,没听说过官商勾结吗?” 说得这么赤裸裸,这个人还真敢讲。 “人家想找间公司合起来赚一票,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。再说利润实在可观,我四叔也坚持,后来大伯这里就同意了,没想到招标会一开,就有老朋友来提醒我们小心。” “有人告诉你们,那份方案是从周的公司外流出去的?” 楚承赞许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挺聪明的嘛,那人实在是说得及时,否则我大伯的公司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卷进政治风波里,到时候怎么死得都不知道,再大的利润,我们也没命去享啊。所以我大堂哥今天,是特地赔罪来的,盛乾已经宣布,退出这次招标了。” “政治风波?”越来越一头雾水,“周跟你们,都是经商的,就算是政府里的人拿了我们的方案,那也只能说明那个人做得太过分,跟政治风波有什么关系?” “你不知道周的爸爸是谁吗?”楚承一时惊讶,脱口而出。 “周的爸爸?”今天第二次,有人向她问这个问题,没来由地感觉心惊肉跳,曼曼张着嘴,呆住了。 还不等楚承答话,门外响起周的声音,“曼曼,还没吃完吗?我们要走啦。”

本文由今晚开什么码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爱是长生殿,第十五章

关键词:

上一篇:第十三章,爱是长生殿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