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晚开什么码】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_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

【LG】今晚开什么码,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,今晚特马生肖开什么,白小姐,马报图,金太阳,横财富,报码室,六会彩,聚宝盆,跑狗网,金光佛,大红鹰,齐中网,红孩儿,救世网,蓝月亮,管家婆,24码,六肖王,玉观音,天空彩,二中二,一点红,花仙子,欲钱料,玄机图,地藏王,财神网,期期中,王中王,二四六,正版挂牌,开奖直播,最快开奖,印刷图库,手机报码,买马网站,高手论坛,二肖二码,水果奶奶,新跑狗图,东成西就,特马资料,八卦玄机,六合管家

关于文学

当前位置:今晚开什么码 > 关于文学 > 爱是长生殿

爱是长生殿

来源:http://www.Lerimeurmoqueur.com 作者:今晚开什么码 时间:2019-10-12 02:23

34 坐回车上,曼曼难得沉默。老赵和楚承的话,在心头盘旋缠绕,周坐到驾驶座上,她也没有像以往那样,抢着要开车。 车厢里清凉安静,默默地看着周,他就坐在身边,近在咫尺,又仿佛远在天边。娘娘,你究竟是谁?直到现在,她才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。第一次看到他,只当他是个五官清秀的公司老板之一,第二次,领略到那样的无边春色,又同情他寂寞孤独,开始一厢情愿地以为他是个不受宠,被排挤的公子哥,后来慢慢发现,宁总和其他大老板,全都对他毕恭毕敬,自己多半是被他骗,可是到了那个时候,已经被娘娘迷得不辨东南西北,哪还会去计较,但心里仍旧自以为是地肯定着,周只是一个商人而已,直到今天,接连被两个人提醒,仿佛当头一棒,这才发现,对坐在身边的这个男人,她好像知道很多,其实全不明白。无数个问题冒出来,真想一次问个清楚明白。 周,为什么你这样镇定自若?这份方案,是从政府官员手中外流的,就连盛乾那样的大公司,都会胆战心惊,不敢趟这趟浑水,你难道完全不当一回事吗? 为什么,你从来不出现在公开的场合里,公司里的人就算想见你一面,都难如登天? 为什么你的妈妈,忧郁成那样?明明是个出身富贵的大家小姐,为什么老赵说起她,语气那么怜悯? 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到你提过父亲?你的爸爸,究竟是谁?竟然让每个提到他的人,都三缄其口,小心翼翼。 无数的谜团,突然将身边的这个男人团团缠绕,这时的周,在曼曼眼中,仿佛被浓雾笼罩,无论如何都看不清楚。 感觉到她的注视,周突然侧过脸来,对着她微微一笑,“好看吗?曼曼。” 啊——无言以对。这句话,随便换了谁来说,一定让人嗤之以鼻,可是面前的娘娘,笑起来,就像阳光透过云层,实在让她招架不住。 “吃饱了吗?”车速缓慢,周语调轻松地开始和她聊天。 点头,“周,现在回公司吗?我出来那么久了,30597要返工,时间很赶,再不回去,他们更要来不及了。” “不用赶了,我已经通知宁染和劳伦斯,30597我们不要了。” 惊呆,本来大家准备得热火朝天,势在必得的大项目,现在居然变成一块烫手的山芋,谁都不想要了。 “你在想什么?脑门上都是问号。”他微微笑着,打方向盘,“是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?” 您还真是神通,连我想什么都知道。曼曼咬着嘴唇,不知道从何问起。 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他突然指着前方,开口问她。 凝神看过去,“美术馆啊,那上面有个很漂亮的餐厅,叫Kathleen's5。”指点着前方的建筑,阳光明媚,映着美术馆标志性的钟楼尖顶,煞是漂亮。 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 “啊——又翘班?”黑线条,这样下去,她迟早被丹尼斯赶出设计部。 “30597都不用返工了,我想现在设计部,个个都在庆祝吧,你回去干什么?还有,你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?上次错过了,今天补给你机会,让你一次问个够。” 说到她心坎里去了,曼曼点头。 走进美术馆,冷气开的充足,拼接的大理石地面,光可鉴人,与外面好像两个世界。坐电梯到楼上,面前红木长桌,放着餐厅介绍,长桌两边是旋转而上的木质楼梯,扶手雕工精细,往上走,转入平台上的餐厅,通透的玻璃屋,间中栽着花树小景,精致可爱,吧台外侧,是开阔的露台,已经有些食客坐在那里,衬着露台外的浓郁青翠,好像是一幅画。 两个人在露台坐下,下面就是一个精致小巧的公园,小桥流水,绿树掩映中,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行人,在公园中闲散漫步。 “曼曼,想知道什么?你现在可以问了。”俯视着面前的美景,半晌之后,周终于侧过脸来,微笑着率先开口。 35 问题无数,可是直愣愣地看着面前人的微笑,心里只是问自己,知道了答案,又怎么样?有关系吗?会吃惊得掉头就走吗? “很想知道,我是谁吧?”见她不语,周好心地接下去,“曼曼,我并不姓周。” 猜也知道,整天周来周去的,哪有人连名带姓就只有一个字。 “我是家里的独子,没有兄弟姐妹,跟你一样。” 哦——看你这个样子,也知道是独苗,走出来就跟金枝玉叶似的。 “我的母亲,出身还不错,红色资本家的女儿,外公有点小聪明,跟共产党关系搞得不错,所以当年没怎么吃苦头。” 说得这么轻描淡写,资本家还能跟共产党关系搞得不错,娘娘的外公一定不是寻常人。这边曼曼在心里碎碎念,周的微笑渐渐收住,语速放缓,“还想听下去吗?” 点头,当然啦,根本就没有说到重点好不好。 “我母亲很早就生了我,身体一直不太好,在我十岁的时候,就过世了。” 虽然是第二次听到,但是从周嘴里说出来这句话,曼曼的心还是突然酸软,抬起头来,伸手过去握住他放在桌沿的手臂。他微微一震,仿佛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这样,望向露台外的眼神突然收回来,专注地看了她一眼。 啊——!实在难以抗拒他每每神来之笔的无边美色,曼曼只觉得手心突然滚烫,好像触在一块烙铁上。本能地想抽回手,可另一种力量突然冒出来,让她坚持着维持原来的姿势,艰难开口,“其实也没什么,那个很多人,出生就没有看到过妈妈——人生自古谁无死——呃——”胡言乱语,胡说八道,胡天胡地,她到底在说什么呀,一边说一边想抽自己,果然不是安慰人的料。 但是效果很好,周一阵错愕之后,突然笑了,春暖花开,连带曼曼都笑了起来,反手握住她的手,周倾身过来,脸颊一暖,好像微风拂过,周的嘴唇,薄而柔软,最后落在她耳边,“曼曼,还有一件事,关于我父亲——” “嗯?”早已经被刺激得意乱情迷,此时的曼曼,只会傻傻地发出一个单音节。 “他的样子,你应该很熟。” 答不上话来,怎么可能?周已经够神秘,他的父亲,更是隔了千山万水的人物,连想象都无法想象,更不用说很熟了。 看着她迷茫的样子,周垂下眼帘,突然微微叹息,“曼曼,有时候,你真得挺笨的。” 啊啊啊!黑线条又冒了出来,怎么也想不到他突然讲出这句话,曼曼霍地张大眼睛,狠狠瞪了过去。 “想知道吗?今天晚上,陪我回家,一起看新闻联播,我指给你看。”已经坐回原位,却被她的表情逗乐,他伸手捏住她的脸颊,呵呵笑起来。 从来没有觉得,看一次新闻联播会看得这样惊心动魄,一直到的主持人微笑宣布结束,曼曼仍旧维持着惊脱下巴的表情,愣愣地坐在沙发上。 周走到厨房,又走回来,一杯冰水从天而降,落在她的腮帮子上,冻得曼曼惊跳起来,差点将杯子里的水全都撞翻到身上。 “回神了,曼曼。” 已经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,曼曼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,接过冰水,本能地灌到嘴里。 “慢一点,跟灌蟋蟀似的,小心呛死。”周用指尖将杯子从她手中抽走,笑着拍了拍曼曼的后背。 猜测过上万种可能,也隐约想得到周的背景非同小可,但是事实真相还是让曼曼震惊过度,娘娘,原来您住的不是西宫,您住的是东宫才是,一直以来,都叫错了。有这样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父亲,怪不得您要深居简出,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轻描淡写。慢慢清醒过来的大脑,开始冷静下来,最初的震惊终于过去,曼曼开始脊骨发凉,这样的周,对她来说,永远都是遥不可及的吧?面前的微笑,好像突然变得遥远,手心里冰凉的感觉仍在,现在却慢慢沿着血液的流动,往身体各处散开去。 他眼梢的那点笑意,随着她的沉默一点点褪了下去,将杯子隔到茶几上,轻声脆响,“现在说不要,还来得及。” 这样的语气,曾经听到过。在那条小路上,他说突然很想走一走,要不要一起来?只是微一迟疑,他便侧眸一笑,要让司机来送她回家。那语气,明明是笑着的,却仿佛突然生疏了,让她心里没来由地空落落的,微觉得凉。那时不明白,现在才知道,不舍得放开的,其实是她。 客厅里灯光柔和,她的表情纤毫毕现,完完整整地展现在他眼前。现在说不要,还来得及。其实说完,就有已经有些后悔了。母亲是在他十岁的时候过世的,对其他的孩子来说,十岁还是天真烂漫的时候,可对他来说,已经什么都明白了。曾经未来的路非常简单,娶一个面目模糊,但是路线正确的妻子,或者一个人逍遥自在,过完这一生。 还记得有一次,和肖跑到法国的酒庄喝红酒,那时肖刚刚离婚,那家伙属于面具型人物,也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难过,不过到底喝高了,难得对他说了几句掏心掏肺的话, “周,我现在才明白,这世上的一切,对我们都不算什么,唯一奢侈的,不过是感情。” 那时他还打趣,“哥哥,我早就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从来没想过要耽误哪个天仙美人。” “那是你没遇到,有些事,是命里注定的。” “别,我听了瘆得慌,你还是继续当你的斯文败类我比较习惯,不要突然转行当文艺小生。”当时的他,完全嗤之以鼻,没想到报应来得那样快,初夏的傍晚,那条小路幽静绵长,她始终走在他后侧,脚步落在他投下的阴影里,一下一下,声音轻悄,如果没有凝神细听,就好像他是一个人在独自行走。但是心里明白,她就在身后,跟得很好,一步都没有落下,一直都在。从没感觉到那样的安静平和,只是因为身侧多了一条小而纤细的影子,胸口就被一种陌生的东西填得满满的,这才明白肖的意思,有些事,是命里注定的。 怎么办?怎么回答?他说现在不要,还来得及。不要吗?离开好不好?他说过,和我在一起,会很辛苦。那时不明白,现在知道了,不单单是辛苦吧,那些泛黄的照片,周的妈妈,郁郁的,没有笑的,她没有出嫁的时候,不会是那样的吧?还没有真正开始,她的生活就已经变得跌宕起伏,如果在一起,不敢想象了。可是要离开吗?现在不要,还来得及,还来得及。默默地注视着周的脸,就连她这样单纯的傻瓜,也知道将来会有多危险,手指微微地抖了,明知道不行的,可是不舍得,不舍得。 “不舍得?”他的脸突然凑近,笑得好像百花齐放,“曼曼,大点声,再说一遍。” 啊——!!!她怎么不知不觉说出声音来了,这奸诈的男人,这样的话怎么也该是由他来说,太过分了。 胸中的大石突然落地,只觉得畅快无比,周抓住身前羞得手脚无处放的的曼曼,笑着亲吻下去,前路漫漫,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不过以后有她始终走在身侧,单是遥想,也觉得心满意足。

91 十一月的海港城市鹿特丹,阳光明媚,市中心广场上,白鸽飞起落下,毫不惧怕生人。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长椅上,微笑着喁喁低语,孩子欢快的奔跑声,嬉闹声,在广场上此起彼伏。 “走过来,走过来,哎呀,又跌到,呵呵呵。”丰子涵坏心眼的笑声,在Beursplein广场上响起,雪白粉嫩的洋娃娃,跌坐在地上,整个人都好像要陷在蓬蓬裙里,转头看到另一个,正一步步走向目标,她眨着晶亮的眼睛,开始扁嘴想哭。 “又欺负我们小凤哦——”熟悉的声音,微微带着甜意,一身利落打扮的曼曼伸出双手,从背后把女儿抱起,对着丰子涵瞪眼睛。 “哼,动不动就哭,还是小龙乖。”眼看着抿着嘴的小男孩,专心致志,一步步地走到面前,丰子涵喜笑颜开,正要上前张开手,突然侧边有人,把小龙一把抱起。 “浔!”抬头低叫,“又跟我抢” “好啦,你每次都抱着玩个不停,小龙会被你宠坏。”怀里的小孩,看到熟悉亲切的脸,抿紧的嘴翘了起来,看得任浔一脸微笑。 “你电话讲完了?” “讲完了,”他随口回答,然后转身将孩子放到曼曼身边,“涵,你跟我过来一下,曼曼,你一个人待一会没问题吧?” “嗯,没问题。”放下女儿,曼曼咪咪笑。 “干吗?”丰子涵一头雾水。 “嗯——去买冰激淋。” “喂,有没有搞错,现在很冷——”被拖着就走,丰子涵的声音,飘散在空气里。 “冰激淋——”身下有小小的声音重复着刚才的词,阳光太好,曼曼眯起眼睛,蹲下身子,笑嘻嘻地开口,“哦哦,小凤会说冰激淋啦,再说一遍。” “冰激淋——”小女孩也嘻嘻笑起来,非常配合,旁边男孩细长的眼睛,微微可以看到凤眼雏形,这时候小小眯起来,仿佛有点想笑,又仿佛有点看不下去。 一大一小两个女生,还在那里笑得开心,身后突然有阴影笼罩过来,不及回头,一双温暖的手抄起他,想叫,但却已经被人抱了个满怀,抬起头来,看见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,微微笑着,并不看他,只是看着前方。 “小龙——”曼曼一惊抬头,突然声音顿住,微张着嘴,竟然作声不得。 周的声音,低而柔和,一如既往,“曼曼,过来。” 熟悉的脸,熟悉的声音,本以为这一生,再也看不到,再也听不到了,再怎么眷眷不舍,再怎么刻骨铭心,梦里重温了千遍万遍,醒过来总是只得自己一个人,只有自己一个人。可是现在,他就站在自己面前,微微笑着,分开的数百个日子,突然化作浮尘,在面前轰然飘散,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,她愣在原地,张口结舌。 见她不答,他微笑稍稍凝住,“曼曼——” 努力再努力,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周——你先把小龙放下。” 微有些迟疑,但他还是顺从地放下孩子。然后迈步,就要走近她。 “等一下!”曼曼伸出一只手,阻止他,“你别过来。” 周顿住脚步,眉头微微皱起,一向平静无波的眼里,突然暗潮汹涌,“曼曼,你听我说——” “我不听,你已经都说过了,从此以后,不再见我,你忘了吗?” “曼曼,你不能明白吗?”千言万语,突然梗在嘴边,一直以来,天大的事情,他不过三言两语,可现在,面对自己最爱的女人,竟然难以表达。 “你要说什么?我已经结婚了,和子涵孩子都生了两个,就在你的面前,你还要说什么?”突然语速加快,曼曼低下头,只是不看他。 从来没看到过她这个样子,周突然语塞,“你跟丰子涵——?曼曼,你不是以为,我会不清楚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吧?” “我不管,”她还是低着头,声音微微颤抖,“难道你要我抛弃子涵吗?” 突然有声音插进来,悄悄站在一边有一会的丰子涵,这时终于忍不住,拨开任浔的手冲过来,“抛弃我好了,曼曼,你真的不用顾虑我的感受。” 啊——!?众人无语,一片沉默中,曼曼终于破功,抬起头来,眉眼弯起,笑容里泪水晶莹。 “涵,跟我过来。” “干吗?我又没说错什么——” “快点过来。” 身边所有的声音,瞬而远去,下一刻,曼曼落入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怀抱里,温暖契合,周的双手,紧紧拥住她,双唇压下来,竟然微微颤抖。 遥远传来陌生的声音,轻快急促,很久才发现,那原来是自己的心跳声,在耳边砰然作响。心里无数个小小的纠结,突然一个个挣扎着爆开,不断发出欢快的哔卜声。 “哗——!”身下传来的小小惊呼声,将他们两个惊醒,低头只看到两个宝宝,头仰得高高的,四只晶莹透亮的眼睛,在下面努力地瞪得溜圆。 尾声 淡绿的墙纸,隐隐有精致的暗纹,维多利亚风格的小床,白色的蕾丝花边一直垂到地上,正面对着床的墙面上,有手绘的乔木,小朵的蔷薇花,艳艳绽放,在一片葱茏中,精致可爱。 “只是下午,就睡着了啊——”立在床边,看着小凤娇嫩粉白的小脸,周目不转睛,语气微微惊叹。 这有什么稀奇的——小孩子不都是要睡午觉的吗?曼曼在旁边楞住。错过两年,突然可以尽情享受天伦之乐,所以父爱泛滥了吧?虽然可以理解,但自己被小小忽略,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。有点不满意,她憋住气不回答。 回头看到她微微皱起鼻子,周莞尔一笑,侧头看了一眼那株蔷薇树,低声问她,“你画的?” “嗯——漂亮吗?” “小龙有没有?” “有——不过——”还没说完,手已经被他牵住,往另一间房走去。掌心温暖,因为许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幸福,她的手指,微微一抖,却立刻感觉到周十指收紧,抬起头,只看到他的侧脸,行走间,突然眼梢斜飞,对她微微一笑。 啊啊啊!娘娘!睽违已久的刺激,让她立刻满脸晕红,短短几步路,她走得根本是云里雾里,如果不是被周牵着手,那熟悉的房门,简直就摸不到了。 小龙的房间,推门进去完全不同,浅蓝的墙纸,床架暗色木纹,线条简单优美,小龙也已经睡着,双眼细长,嘴唇薄薄的,睫毛投下的暗影,随着呼吸微微浮动。 “很像哦——”来回看着面前的一大一小,曼曼突然发出小小的惊叹。 没有答她,周看着床前墙上的巨幅画作,愣住了。 “也是你画的——?”良久,他才开口问了一句。 “呃——这个,是子涵画的。”曼曼低下头,忏悔了,子涵,让你不要乱来,你看,出问题了吧。 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个——是创世纪吧?”周的声音,还在继续,慢慢地,多了一丝笑意。 “小龙,好像也很喜欢呐——”喃喃解释,希望子涵不会死得太难看。 “曼曼,”周突然回过头来,低声唤她。 “啊?”抬起头来,只看到他立在面前,凤眼里波光流动,笑意微微,声音突然无尽柔软,“你的房间呢?我很想看看。” 突然被这样的无边春色震住,等她回过神来,已经自动自发地立在自己房间门口。可耻啊——两年的时间,毫无长进! 周一手推开门,另一手还牵着她,阳光正好,但房里白色窗纱低垂,将所有的明媚过滤成柔光一片,熟悉的房间,两年来每天闭着眼睛,都知道是什么模样,可现在身边有他的气息缭绕,突然变得陌生,耳边突然响起轻微的闭门声,眼前一暗,身子已经落到他的怀里,久违的薄荷香,铺天盖地地包围过来,明明是淡雅清新的味道,却让她神志模糊,身子突然发软,竟好像站立不稳。 “曼曼——”耳边一暖,有轻而低柔的呼唤,微微暗哑,温暖的触觉,在身上移动,恍惚中低头,突然小小惊呼,“周,你,你——” 身上穿着的驼色短外套和乳白色毛衣,不知何时扣子已经全部解开,敞开处,露出自己浅蓝色的内衣,肌肤接触到微凉的空气,小小颤栗,手足无措,抬起眼来,只看到周的凤眼里,眸色暗沉如夜海,波光流动,灿灿生辉,那无边魅惑的颜色,好像巨大的漩涡,将她所有残存的清醒意识席卷而去,原本是想掩住前襟的双手,自动自发,背叛原来的意志往上攀去,唇齿相交的一瞬间,她竟情不自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。 身子突然腾空而起,小声惊叫,微凉的肌肤灼热处处,他的手移下来,肌肤相贴的美好感觉,带来无限快乐。 “曼曼——”手心下,滑腻柔软,雪白的肌肤,随着他的动作,羞涩的粉红泛出来,仿佛朵朵蔷薇开遍。情不自禁低唤她的名字,只觉得心动神摇,无尽喜悦,两年了,她还是青涩一如当初,在他身下,羞得双眼紧闭,满脸晕红,娇艳欲滴。 “曼曼,我爱你。”挺身进入,激情四溢的那一刻,他竟不自觉地低叫了一声,双颊一暖,她的双手伸上来,抚住他的脸,动作轻柔,好像手心里合着举世无双的珍宝。低下头,那双晶莹的眼睛,近在咫尺,粲然一笑,隐约有水光,耳边传来她低低的回答,温柔如水,却坚定清晰,“我也爱你,很爱你。” 那么小的声音,却在耳边轰隆作响,陌生的情绪,波涛汹涌,迎面而来,竟将他冲击得突然眼角刺痛,难以睁开。曼曼,谢谢你,这世界,原以为永远都会只得我一个人,但这一刻,因为你,却终于春暖花开,无尽圆满。 卧室里温暖如春,小小的声音,碎碎响着,已经有好一会。周微合着眼睛,嘴角含笑,听得异常耐心。 “所以,这两年就是这样子,喂,你是不是睡着了?有没有在听?” “我在听。”安抚地将她抱紧一些,满意地听到她开心的吸气声。 “嗯,我们接下来,要去哪里?”沉默地享受了一会难得的温存时刻,曼曼又忍不住开口。 “去哪里?回家啊,我还欠爸爸妈妈一顿饭呢。” “爸爸妈妈?嗯——”突然娇羞,曼曼顿住声音,然后,小声叹息了一下,“周,我已经,嫁过一次了呢。” 睁开眼睛,他微笑着伸出手指,捏住她的脸颊,“嗯,嫁过了,嫁给丰子涵,呵呵。” “喂!”她瞪眼睛,“还不是因为你!说,这次你要怎么补偿我?” “补偿啊——?”眯起眼睛,他拖长声音,“这样吧,我们再来一次。” “啊——?!”及时伸出手,阻止他的动作,曼曼低声叫,“不是啦,我要——” “要什么?”周已经侧身过来,声音里微微喘息,“曼曼,你知道吗?你是我的宝,你要什么,我都会给你的。” 被他的话和动作刺激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,回过神来,她只剩快乐的呻吟,但是,怎么可以错过大好机会,挣扎着伸手揽住他的脖子,曼曼低声在他耳边,把心中念念不忘了不知多久的愿望,说了出来。 微微一愣,周停下所有动作,突然低笑出声,“真的要?” “嗯!真的要!”她努力点头。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 喜笑颜开,但接下来,惊涛骇浪中,可怜的曼曼,就再也捞不到讲话的机会啦。 尾声 上海的秋日,细碎阳光,透过梧桐微黄叶片,投射到面前深棕色的圆形小桌上,咖啡香温暖缭绕,惹得曼曼幸福地抽鼻子,对面墨绿色沙发里,留白双手捧着白瓷的圆形牛奶杯,被她的表情逗得一脸微笑。 “谢谢我。” “嗯,”伸直双手舒展身子,曼曼笑得两眼弯起,“谢谢留白,翘班来找我一起下午茶。”回国快一年了,面前的留白,是她最新的闺中密友。这位美人,说起来大有来头,就是当年那位厉害非凡的袁先生,历尽千难万险,终于得偿所愿,苦追到手的新夫人。几个月前,她和周,还特地带着小龙小凤参加了他们的婚礼。话说婚礼那天,在教堂的准备室里,远远看到肖一个人沉思踱步,周上前拍他的肩膀,竟让他微微一惊。 天哪,袁先生在她的印象里,从来都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,每次讲话都会让大家自觉闭嘴,只会点头附和的厉害人物,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紧张,究竟怎么回事?她拉着小龙小凤,没时间上前八卦,只能立在周的身后,看着那两个男人低声交谈,当时就满头雾水。 后来坐在礼堂里,望着留白一身白纱,缓缓从门外走来,那婚纱线条简洁,裁剪完美,一字横肩的白缎上,露出她润白的肩膀,锁骨线条优美,面纱中,微笑的侧脸线条精致柔和,无限惊艳之余,眼角撇到立在圣坛前的肖,竟然手指微微颤抖,哦哦,无限崇拜的眼光,重新投向朦胧白纱中,看上去纤细娇弱的美人新娘,姐姐,你好厉害,一物降一物,人生果然是充满期待。 “下午没有课,突然想到你,其实,也是有事要找你。”留白温柔的声音,打断了她的回忆。抬头只看到,那位美人已经习惯性地蜷进沙发里,长而微卷的头发,慵懒地在墨绿色丝绒上蜿蜒,黑衬衫老板端着蛋糕走过来,看着她们两个,板起脸,“又翘班,留白,你没救了。” 来得多了,曼曼也和这位外表酷酷的黑衬衫老板混得熟透,抬起头来,完全无视他的表情,摊开手提要求,“不要蛋糕,要小饼干,我刚才闻到味道了,你刚烤完对不对?” “呃——”端着蛋糕的手,顿在半空中,黑衬衫老板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转头下去了。 “什么事?咦,你怎么喝牛奶?今天不喝咖啡了啊?”探头看了一眼留白手中的牛奶杯,曼曼微有些奇怪。 “我——”对面突然欲言又止,然后忽然一朵微笑浮上来,留白探头在她耳边,小声低语了一句。 曼曼的眼睛,突然瞪得溜圆,“真的呀!哦哦,好好哦。”嘴里感叹,心里还碎碎念,真想看看袁先生当时的表情啊,没关系,总有机会,人生总是充满期待啊。 坐回沙发里,留白继续刚才的话题,“我听说,周少的世博园,已经完工了,顶上建了一个很漂亮的中式园林,突然很想去见识一下,曼曼,可以吗?” “那个园林?”曼曼眯眯笑,“是我设计的啊,你不是来过我的工作室,应该看过那个模型。对了,周在北京的大楼顶层,还有一个规模小一些的,也是一模一样的,你见过吗?” 一瞬间,仿佛错觉,对面那温柔的微笑,突然凝固,一定是错觉,因为只是一瞬,留白又笑开来,“那不一样,我想如果能在星光下看,还能衬着两岸江景,一定感觉大不相同。” “恩——好吧好吧,现在的你,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啦,免得到时候,袁先生来我家开口,我又答不上话来。”曼曼点头答应。 “谢谢,你什么时候可以?” “周出门了,明天不在,要不就明晚吧,反正已经完工了,那里都没什么人。”这么说着,突然小小怨言,皱起鼻子开口,“留白,还是我好吧。答应你的事立刻就能办到,某人答应过我一件事很久了,到现在都没有实现过呢!” 见她表情趣致,留白莞尔,“正好啊,肖明天也不在,我晚上带着茉莉,到工作室接你一起去吧。” “茉莉也去哦——”想到可爱的茉莉,曼曼便眉眼弯弯,“那我把小龙小凤也带去,他们很想茉莉呢。” 暮色降临,华灯初上,立在高楼的顶端,俯瞰两岸景色,一片璀璨光芒,江水隐约波光,映出两岸高楼大厦,晶光闪烁,高架游龙般安静俯卧在遥远的低处,车流滚滚,远看如同幻彩弧光,奔腾不息,这城市如此光彩夺目,让整个天幕都黯然失色。往下看,尽是盛世繁华,可身处高处,满目葱茏,花香四溢,一片安宁,面前曲折回廊,光线从各个角落折射出来,更显得长廊委婉延伸,景致秀美绝伦,宛若置身天庭之地,那俗世喧嚣,竟一丝一毫都传达不到这里。 “哗——”来不及开口,茉莉和小凤,已经张开嘴巴,被眼前美景震撼得小小惊呼起来。只有小龙,虽然眼中流露欢喜赞叹之色,但并不发声,只是伸出双手,左右拉住两个蠢蠢欲动的小女生。 “喜欢吗?”曼曼小小得意。 “美轮美奂,”留白轻轻吐了一口气,然后低头微笑地看了一眼小龙,“好乖。” “咦?”曼曼突然侧耳细听,“留白,好像有乐声哎。” “是吗?”留白微笑,脸上毫无讶异之色,“我们去看看吧。” 丝竹声,隐约传来,万分惊讶中举步向前,仿佛回到梦中,两侧雕花窗棂,灵动祥云,芭蕉斜影,脚下淙淙流水声,一路伴随,那丝竹声,却越来越清晰,然后,渐渐地,有唱词声,婉转低回,入耳柔媚无限。 离却玉山仙院,行到彩蟾月殿,盼着紫宸人面。三生愿偿,今夕相逢胜昔年。 脚步虚浮,这一幕,梦中不知重复过多少遍,现在乍然重现,她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幻。 那秀雅的唱词略略停顿,又有另一个声音响起,稍稍清朗,陌生又熟悉。 行行度桥,桥尽漫俄延。身如梦里,飘飘御风旋。清辉正显,入来翻不见。只见楼台隐隐,暗送天香扑面。 哇——!已经走到回廊尽头,再也按捺不住,曼曼一步跨了出去,眼前突然豁然开阔,水中的平台上,有两个身影,在满天星光,无边江景,和园内柔和光影中,唱得行云流水,周遭美景,顿时黯然失色。 面前的男人,回身过来,看到她,唱词不停,神仙本是多情种,蓬山远,有情通。情根历劫无生死,看到底终相共。尘缘倥偬,忉利有天情更永。不比凡间梦,悲欢和哄,恩与爱总成空。跳出痴迷洞,割断相思鞚;金枷脱,玉锁松。笑骑双飞凤,潇洒到天宫。一曲终了,他遥遥望过来,眼波流动,终于粲然一笑。 周——痴痴地望着前方,这一刻的曼曼,双手捧住滚烫的脸颊,突然泪盈于睫。前尘往事,轰然再现,那些甜蜜温馨,那些痛苦折磨,那些惊涛骇浪,那些刻骨相思,周,如果没有那一天,我无意中的闯入,现在的你我,会在哪里?苍茫人海中,是什么让我们坚持下来,让我们拥有今天这样幸福到让人无法相信的时刻? 眼里晶莹一片,朦胧中,他走过来,微笑的声音,“不喜欢吗?” “她喜欢的,”肖的声音,在后面响起,“我都这样牺牲色相,陪你唱完这出长生殿了,她不喜欢也要喜欢。” 沉默——突然有娇嫩的声音响起,“肖爸爸——,刚才真的是你吗?我,我好喜欢,回家再唱好不好?” “呃——”终于看到肖哑口无言的样子,曼曼偎在周的怀里,心里虽然仍激动得翻江倒海,却还是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。 “小凤,爸爸唱完了,你可以把嘴闭上了。”小龙的声音,低低的,在身边响起,周笑着低头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。肖也笑了,伸手抱起茉莉,走到留白的身边,这秀丽的园林里,月光柔和,洒在每个人的身上,身后再如何无边美景,怎及得上这一刻,温馨美满,花好月圆。

本文由今晚开什么码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爱是长生殿

关键词:

上一篇:爱是长生殿,第十五章

下一篇:没有了